谁是中国“贝爷”?为什么特种菜有什么品种荒
来源: 摩臣登陆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2-12 05:31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  大家平时可能经常看贝爷、德爷他们的野外生存内容,独自一人在荒野中的恶劣环境中求生,拥有大量专业技术,作为站在「食物链顶端」的男人熟悉的朋友应该也知道贝尔·格里尔斯是前英国SAS特种部队队员,而埃德·斯塔福特也是曾在阿富汗作战的英国陆军军官。

  我特意找到有着前解放军侦察兵、前法外GCP伞降特种兵经历的吴鑫磊,他退役后在公司经常参与各种野外探险活动,被小伙伴们称为「中国贝爷」。

  野外生存肯定不容易,从极地的严寒到沙漠的酷暑;从潮湿到干旱;光是环境就非常折磨人。咱们就这么想,适合生存的地方基本都被人类占了,但凡是个荒郊野地的多多少少都不大适合正常人生存。

  这还不光是气候环境,还包括食物的辨别和获取,淡水资源,野生动物的威胁和捕猎,各类可能存在的自然灾害等等。要克服这些障碍就得有强健的体魄,坚韧的意志力,敏锐的洞察力和反应力,冷静的分析能力。但这些要素都是特种兵最擅长的,可以说特种兵是世界上最适合挑战野外生存的职业。

  首先大家最关心的吃方面,由于特种兵的任务时间较长,而且行动往往隐秘,不可能像常规军一样身后还跟着补给队,因此如何保持体力充足就是个首要问题。但特种兵们其实并不像贝爷那样在野外逮到啥就吃啥,也不像德哥那样优先考虑庇护所和生火。而是尽可能先保存体力,减少消耗,并同时隐蔽好自己。

  保存体力非常重要,因为能不能准时到达预定位置、按计划对敌发起攻击并战胜他们,全是体力活。而寻找食物、水源,甚至是搭建庇护所是非常消耗时间、精力和体力的事儿,在特殊条件下还会冒险,因此就得考虑划不划算了。

  即便在雨雪等恶劣天气中,用身体跟大自然硬扛虽然十分难熬和痛苦,但如果只是战术停留几个小时,再难熬也得披着雨披熬过去。毕竟生火、搭建庇护所除了耗费体力精力外,其的动静也很大,搞不好会导致半道死在敌巡逻兵的枪口下。而在这种特殊的条件和环境中,久而久之所有特种兵都自然的被锻炼成了最能坚忍的人。

  这儿还有个例子,吴鑫磊曾经在入GCP特种部队考核时,被要求15分钟渡河,于是他用了几分钟时间赶紧找来塑料袋、脱光衣服、再用塑料袋包着这些衣服游过去了。当时他这样做的理由其实很简单,就是想到了对岸还能穿上干衣服。

  但他没有意识到的是,自己无意间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。因为其他几个为了争取时间、没脱衣服就直接跳水游过去的直接被淘汰。而考官淘汰他们的理由是:湿衣服会加速体温流失、必须通过摄取更多的的水和食物才能挽回流失的热量,而在水和食物不稳定的野外战术环境中,「把衣服弄湿 = 把一定量的水和食物扔掉 + 比他人少睡若干小时」。从这点上,就能看出保存体力对特种兵的重要性。

  特种兵还需要对自己的身体非常理解,知道自己还能走多久、还能饿多久、还能冻多久……尽可能将每一份体能都用在任务相关上,因此你很少见特种兵在野外执行任务时到处抓东西吃,那是因为他们在出发前,就根据经验计算并携带与摄入类、摄入量、摄入时间、意外情况等相匹配军用食品。

  饮用水也是,如果真的遇到食物补给不足的情况,上头也会合理安排,比如半夜利用小飞机发动机停车后的寂静,空投补给。毕竟野外的食物、饮用水总是个不确定因素。当然,特种兵的生存训练是有的,毕竟战场瞬息万变,什么突发情况都有,不具备点生存技能压箱底的话,万一碰到自然或人为灾难等不可逆情况,被饿死那就太丢人了。

  特种兵的生存训练一般是周期性和阶段性的,每年至少一次、每次都是不同的环境或科目、或在同等环境和训练科目的情况下,训练级别提高。持续时长若干天到三周不等,无补给,让你们自生自灭的完成既定任务。

  这个时候生吃虫子,生吃鱼之类的就是常态了,如果吃不下的话压根不能毕业。但吃这种东西和训练比起来不是个事儿,甚至饿的时候吃起来还觉得挺美味的。生存训练往往被安排在各种艰苦集训的最后,这段时间往往是体能到达极限的时候,也是最磨练人意志力的时期,但同样也是最能激发潜能的时期。

  特种兵一身的装备比常规步兵重,步枪+13个备用弹匣;手枪+4个备用弹匣;进攻、防御、烟雾手雷各2个;多功能钳、地图、急救包、各种电子设备,尤其是为单兵电台24小时开机准备的一堆死重的电池;48小时的水和食物;以及其他一些炸药、光电仪器、陶瓷版、水、食物、营具、衣物、整装弹药、公用设备等等加起来人均45公斤。

  背着那么一堆东西,又缺乏补给时,行军中的大脑完全空白,只是完全按照身体本能在走。甚至当时是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,一步都走不动了,大脑告诉你,赶紧倒下吧。但腿在本能的往前走,大脑说了不算。吴鑫磊表示当年他迈出的每一步都令他至今难忘。还有在夜晚的武装浮潜中,周围一片黑暗,体能已经到了极限,一边游泳一边在想:这会儿来条鲨鱼吧,吃了我吧,这样就不用再受这种罪了。

  咱们在野外求生纪录片中那些特种兵虽然会学,但很少会像他们这样啥都吃。因为执行任务之前,作战指挥部会预先将任务线路仔细分析,从地形到时间,从村庄到野外,尽可能的将不确定因素降到最低,同时也制定了这次任务也许会遇到的紧急情况,并针对该种情况有针对性训练。

  还有很多小伙伴会关注一个问题,特种兵是不是像小说、电影里一样开锁爆破,驾驶跳伞样样精通,各个短跑赛博尔特,搏击赛李小龙。吴鑫磊表示,一些基础技能是有的,比如爆破、跳伞、驾驶等肯定要学。

  但人时间总是有限的,尤其像搏击这种只是特种兵训练中非常小的部分,毕竟正儿八经作战时没啥搏击需求,因此不可能浪费太多宝贵时间在这类小概率事件上。

  特种兵相对常规步兵,专业知识的学习上才是大头,占了全部训练的60%。其中包括友军通讯;英语;密码表;地形学;建筑结构学;指挥等等,当然,还有生存学。

  同时,特种兵因为作战性质特殊,需要学习全世界各种主流武器的使用,尤其是轻武器这块基本全有。而且不光是要会打,还得熟悉各种武器的性能、侵彻力、声音等等。但坦克、装甲车这种就不需要学了,毕竟夺取别人坦克也是个小概率事件,除非是发现任务有可能需要驾驶某种特定载具,那才会针对性的训练。

  对于跳伞这个事儿,沉迷吃鸡的军武菌还特意问了下吴鑫磊,真实的伞降作战是不是直接控伞就近落地,然后冲进房子里完事儿就撤那种。真实情况是,伞降地点往往离目标各种十几公里,毕竟落近了容易打草惊蛇。

  然后特种队员们在十几公里外往目标地点移动,同时部署和观察,等到时机到了才行动。当然,假如敌人足够菜的话,也可以考虑直接降在他家门前,不过首先要确保他家养的那条狗被拴起来了,要不然,轮不到菜鸟敌人动手,被狗直接啃了就太丢人了。

  吴鑫磊也简单的谈了一下作战时的心理状态,很多人觉得面对枪林弹雨会不由自主感受到死亡的恐惧,但鑫磊表示作战之前心态就像打游戏一样,肾上腺素提上来之后,非常亢奋,感官很敏锐。就像喝了一百罐红牛一样。身至子弹横飞的战场时,心里倒反而平静下来,自身安危什么的很无所谓。心思全部集中在作战上,此时对子弹已经无所畏惧。

  总的来说,特种兵不是超人,特种菜有什么品种超越不了人的体能极限,但他们更多的是在意志力、智力、专业知识上优于常人,野外求生只是特种兵为完成任务而受训的一环。但却也是最基础、最艰苦、最能历炼个人意志、显露个性本色的一环。

摩臣注册|摩臣平台注册【官网测速】